来自 财经 2016-12-26 19:57 的文章

我哪里知道

 
    “那是自然!”夜轻染闻言看向云浅月,只见她看向场中,面上神情和目光与以往不大一样,他顺着她视线看去,就见她目光是落在容枫身上,那样的目光不是她以往的纯碎清澈淡然,到底是什么她说不出来,但总感觉是不一样的。他收回视线,疑惑地问容景,“月妹妹和容枫认识?”
 
    “我哪里知道!”容景不去看云浅月,声音淡薄,“不认识她的人怕是少!”
 
    夜轻染一怔,随即撇撇嘴,哼了容景一声,“不过是问问你而已,你怎么跟吃了土炮似的?别人认识月妹妹不奇怪,我只是奇怪月妹妹居然看着像是认识那小子似的。他不是自小被送去了天雪山拜在了雪山老人门下吗?月妹妹如何能认识他?”“那就需要你去问问你的好月妹妹了。”容景声音依旧淡淡,似乎漠不关心。但仔细听来还是觉得与以往不大一样。
 
    “我自然会问的,但不是现在。”夜轻染不再理会容景,瞥了云浅月一眼,见她专注地看着场中,也向场中看去。

  • 上一篇:婢喊了几遍都不醒
  • 下一篇:四川职业哭丧人从业19年 烟熏火燎差点哭瞎(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