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娱乐 2016-12-26 17:44 的文章

云浅月明明做好了防备

云浅月明明做好了防备,但还是没有云暮寒的速度快,终是差了一分没能躲开,她不由恼恨。若是在那个世界的话一般人休想抓到她,如今到这里来她真成了待宰的羔羊了。出来一个人就比她牛叉。她瞪着云暮寒,“你是我哥哥吗?”
 
    “你可以去问问爷爷和父王我是不是你哥哥。我也不想有你这样纨绔不听话的妹妹!”云暮寒拉上云浅月就走。
 
    云浅月扥不开,不由恼怒地回头看向容景的院子。要不是因为刚才那黑心的家伙大话说得满满的帮她处理了,她如何会不想办法躲开云暮寒,偏偏还自己撞了上来。流年不利啊!
 
    彩莲、听雨、听雪心里为云浅月高兴,能得灵隐大师一卦多少人求之不得,她们就不明白小姐为何如此反感!如今有世子在正好,她们也可以跟着去听听。
 
    刚走了几步,一个婢女匆匆跑了过来,老远就喊,“云世子,您快去看看我家公主,我家公主不知为何突然人事不醒……”
 
    云浅月顿时一喜,这清婉公主人事不醒的可真是时候啊!
 
    云暮寒停住脚步,等那婢女走近,蹙眉问,“为何会人事不醒?”

  • 上一篇:不过他如今可是云王府盼上门的大佛
  • 下一篇:果然不愧是文伯候的后人